序列(一) 切肤之痛

花和在偶然间得到了一封自三十年前寄出的信件,新建的内容是一封遗书。落款是北梅镇,让花和不免想起些许往事。在祁红的怂恿下,花和决定回乡一探究竟。

“阁下贵安,冒昧来信还望海涵。虽不知阁下姓甚名谁,但在下明白,既然您有勇气启封吾辈的信件,相必是一个极其勇敢的人。在下曾是一个作家,怀抱拙作殁于寒冬,却因怨念永生于烈火……”

继续阅读“序列(一) 切肤之痛”